湖畔网

查看: 11338|回复: 0

爱在不觉之间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4

帖子

117

积分

初级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17
发表于 2017-4-28 22:47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当律师面无表情、一副事不关己的宣读完季明远的遗嘱时,季纤纤两行滚滚而落的清泪,就像踩了煞车一样顿时停止,只余两道泪痕。   

  她杏眼圆睁、不可置信的看著律师,惊愕的问道:律师伯伯,我父亲的遗嘱真的是这样写的吗?   

  她父亲真的把会赚钱、有盈余的公司留给大妈和姊姊,把年年亏损、负债累累的公司留给她!   

  那岂不是要她一继承就得准备跑路?   

  爸爸不是个偏心的人,否则他不会一辈子一直在大小老婆及两个女儿之间找平衡点,她不相信爸爸会这么做。   

  以爸爸平常的作风,应该会让她们平分他的遗产与债务,他绝不希望看到她被一群债权人追著跑。   

  季二小姐,遗嘱确实是这样写的,你可以看一下。律师将遗嘱交到她微微颤抖的手中。   

  每每宣布完遗嘱後,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景象,当律师的他早就司空见惯,麻木了!   

  还好,这家子都是女眷,应该不会有大打出手、脏话一箩筐那种情况发生,顶多是吵吵架。   

  他可是恨透了当和事佬,当得不好还成了双方的出气筒,彷佛遗嘱是他立的。   

  季纤纤看著用电脑打出来的遗嘱,上面并没季明远的亲笔签名,只有盖了个私章及手印,一看也知道这肯定是大妈和姊姊伪造文书,欺负她妈妈死得早、爸爸又刚走。   

  然而,她没证没据。   

  纤纤,白纸黑字,律师已经把公司过户的手续都办好了,只等你签名。杨燕表情淡漠,心中可爽快了。   

  还好她趁那死老头陷入半昏迷状态、和纤纤未回国之前,拟了这张独善自身的遗嘱,否则她们母女岂不是什么都要和她平分了。   

  这辈子丈夫跟人家平分就算了,连财产也跟人家平分,她可做不到。   

  季纤纤泪水又开始滚落,她哽咽道:大妈,我并不想要爸爸任何东西,所有的遗产全部给你和姊姊。   

  再说,父亲最怕她哭了,只要她一哭,他就什么都依她。如今她身边一个靠山也没有,才来学耍心机,不知道来不来得及?   

  所有的遗产给她们!这爱哭的丫头有这么大方?杨燕讶异。   

  接著她脑筋一转,开什么玩笑,她以为她只会哭,没想到还有一点小聪明,她差点让她给骗了。   

  把所有的遗产给她们,不也包括那间年年亏损、负债累累、要关也不是、要救却不知怎么救的公司。   

  她好不容易替这问公司找到一个冤大头来背债务,说什么也不能因其他财产的继承而失大。   

  杨燕从茶几上的面纸盒抽了一张面纸递给季纤纤,纤纤,你爸爸的东西你怎能不要呢,该继承的你还是得继承。   

  季纤纤接过面纸擦掉泪水,吸吸气说道:大妈,我还要回美国读书,怎么管理公司。公司一向都是你在管,你就不要客气了。   

  大妈怎么会跟你客气呢,我们也算是母女。我只是认为,你爸爸把公司留给你,那是他对你的一份心,你一定要收下。   

  爸爸的心意我明白,我也很想收啦,但我真的没时间、也不会管理。大妈,我就把公司送给你,谢谢你这么疼爱我。   

  大妈受之有愧、受之有愧。不收就是不收。   

  姊姊,我听到爸爸的噩耗匆匆回国,忘了给你带耶诞礼物,我就把它当耶诞礼物送给你。她把箭头转向同父异母的姊姊。   

  季盈盈虽不聪明,但她也不笨。纤纤,虽然我们是亲姊妹,但这么贵重的礼物,我不能收。   

  姊姊,怎么连你也跟我客气。   

  亲姊妹也得明算帐。纤纤,只要你好好经营,它也会有大好前途的。   

  我不会经营。她嘟著嘴说道。   

  纤纤,你跟律师办过户手续吧,我和盈盈有事要先走了。杨燕扯了扯季盈盈,两人迅速离去。   

  爱哭的死丫头,哭得她心烦,哭得她不好开骂,不赶快走的话难保不会心软真收了那间烂公司。   

  看著她们不顾她死活、奸计得逞似的离去,季纤纤的泪水止也止不住。   

  律师索性把整盒面纸放到她手中。季二小姐,不要哭了,你把文件签一签吧,我好赶快办一办。   

  季纤纤摇摇头,律师伯伯,公司我可不可以不要啊?现在一签,她待会儿就真的得跑路了。   

  为什么不要?我还没见过像你们这样,不争遗产反而让来让去的。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,这季明远该死而无憾了。   

  季纤纤拭去泪水,拾著蒙胧泪眼看著律师,委屈的说道:您不明白,这间公司负债累累。   

  负债累累?律师惊讶的微开著口,双下巴抖动著,那……那也没办法,你无法抛弃继承,也只好继承了。   

  难怪她们让来让去,原来是烫手山芋。   

  才刚拭掉的泪又潸然而下,这次她也不擦,任它滴落在律师递过来的文件资料上,看能不能把它给哭糊了。   

  律师急忙将文件收回,连抽好几张面纸拭去文件上的泪水,他没见过这么会哭的,虽说她哭得不难看。   

  折腾了一阵之後,季纤纤还是签了。   

  律师将文件收进牛皮纸袋里,铁石心肠的他也因她的哭而动容。   

  季二小姐,不如把公司卖掉。   

  有谁会买,送人都没人要呢,您刚刚不也看到了。不知道能不能把它捐给慈善机构?   

  如果我记得没错,你爸爸当初是靠这间公司起家的。只要公司结构完整,应该会有人买。   

  那我该怎么卖?这些我根本不懂。   

  你可以找皇朝资金管理集团,他们专门收购或投资一些想脱手的公司,你可以问问看他们有没有兴趣。   

  皇朝资金管理集团,我要找里面的什么人?   

  以你这种情况,你直接找副总裁皇甫逸,大家都称他为逸公子,你没听过吗?他可是挤身上流社会四大名公子之一,因为他是皇朝集团的副总裁,所以大家尊称他为皇朝逸公子,他不但拥有庞大资金,市场分析一流,眼光还特别独到。   

  没听过。她摇摇头,像极了一只井底之蛙。   

  你可以找他试试看,可他很会压价钱,你要小心跟他谈。怕她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,他好意提醒。   

  谢谢。您知道他的电话吗?   

  知道,我写给你。   

  接过皇甫逸的电话,季纤纤再次感激的道谢。   

  季二小姐,皇甫逸手腕太高明,你真的得小心跟他谈。再次交代後,律师才离去。   

  我会的。   

  ******   

  季纤
楼主热帖

优质内容,值得打赏

¥ 打赏支持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网站地图|手机版|Archiver|小黑屋| 衡水本地生活圈,衡水人的朋友圈!    

GMT+8, 2019-7-21 19:12 , Processed in 0.240657 second(s), 3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